方法用错 6类营养食物一秒钟变坏东西【图】日本竹艺大师作品欣赏令人心生敬畏的树

虚靖真君《金丹詩》四十八首

黃公渚诗词选
重阳全真集(中)
重陽全真集(下)
天師虚靖真君 道藏读书会 今天

虚靖真君《金丹詩》四十八首

三十代天師虚靖真君

金鼎玄珠夜半功,

紛紛五彩滿房中,

只爲日月交加合,

却被龜蛇取次攻。

乍見容儀方恍惚,

久看相貌即朦朧,

慇懃爲報陽人道,

此箇真空不是空。

假法人間有萬般,

君宜求取紫金丹,

崑崙山上樓臺聳,

北海爐中龍虎攢。

此箇藥中爲貴寳,

將來鍊就作天官,

玉皇數下金玄詔,

始信雲衢去不難。

流俗紛紛不悟真,

不知求己却求人,

只貪世上無窮色,

忘却人間有限身。

鼎内藥成堪益壽,

水中金盡化輕塵,

北邙山下纍纍土,

緫是人間不了民。

不覺年年撚指過,

急如催浪轉長河,

鼎中日月知人少,

世上陰陽識者多。

盡爲資財損真性,

皆因女色逐流波,

□ □半有歸泉路,

忍把真元亂鬼魔。

堪笑愚人被色縈,

擬將呼吸要留精,

神仙清靜方爲道,

男女腥膻本俗情。

穢濁豈堪充上品,

還丹方可保長生,

房中之術空傳世,

迷殺寰中多少人。

採陰丹法起何時,

後漢劉晟亦自迷,

不免輪迴歸復道,

豈將淫慾益愚癡。

狗猪行狀稱爲妙,

神鬼陰謀不可欺,

争似無爲清靜道,

一爐金就養嬰兒。

嬰兒頭上栽蓮花,

詐僞迷人亂似麻,

不道修行從一鼎,

却言般運有三車。

泥丸有路蒸方透,

紫府無涯價莫加,

爲勸塵中迷路者,

好尋元本莫咨嗟。

火急尋師指水金,

依時用火採浮沉,

九回照見如來相,

一紀方開處士心。

虛駕輙翻鉛易就,

龍車推轉汞難禁,

自從飲著醍醐酒,

便覺身居紫府深。

擾擾浮生一夢間,

幾人回首鎖三關,

黄婆壓定分全易,

白虎飛來投下難。

朱雀入爐三畆靜,

黑龜伏鼎一生閑,

昭昭妙理余知得,

只欲藏機隱舊山。

莫論仙骨莫求丹,

此理玄玄有正門,

迷者少能知返本,

教人藉此以爲根,

龜蛇大小宜頻給,

日月精華且緫吞,

只自明師分剖後,

難爲荒野作丘墳。

神仙妙用最難窺,

學道多因慾道迷,

向此若能明水火,

這回方得識東西。

真鉛莫把凡鉛雜,

真婦休將世婦齊,

離坎自交身自泰,

恁時方見是夫妻。

黄芽至寶莫輕論,

白雪通玄敢謾言,

不是野人藏祕訣,

大都仙藥俗難吞。

浮沉卯酉玄分路,

變化龜蛇别有門,

萬萬學徒無一二,

浪稱道友滿乾坤。

存神認取本來身,

此理幽玄可學人,

無漏實成除有漏,

迷津纔出是通津。

浮生難保千年壽,

仙世輕翻萬劫春,

堪嘆茫茫迷路者,

甘將神作北邙塵。

學佛回心又學仙,

兩頭捫摸不能專,

大都錯路生迷惑,

便見迷途易變遷。

得事只烹身上藥,

癡心莫望火中蓮,

但能求己兼求命,

休說三千與大千。

炁龍津虎不難分,

下手須從神定門,

白雪鍊多齊日月,

黄芽服久出乾坤。

四神鼎内堪逃死,

五色漿中可返魂,

世上蜉蝣能幾許,

莫將財色敗元根。

急認浮沉水内金,

若能烹鍊鬼神欽,

四神守衛神爐固,

九轉工夫轉色深。

龍虎翻施雙入路,

龜蛇騰焰兩邊侵,

但知五色紛紛起,

滿室熒煌可照心。

周天火候誑凡人,

胎息縈爲亦未真,

紫府聚金龍火種,

崑丘走玉虎泉新。

三蓮折處分神力,

一子生時出俗塵,

爲報忙忙求事者。

真鉛真汞不離真。

崑崙宫裏紫金丹,

不是仙材不可觀,

有分得飡延壽命,

自然無戀免飢寒。

虎龍鉛汞庚辛鼎,

大小龜蛇太乙壇,

烹鍊一丸飛五彩,

上天消息不爲難。

勞生擾擾去知梭,

火急修真逐鬼魔,

好把浮沉翻北海,

莫將夢幻戀南柯。

甲庚鼎内金非少,

卯酉壇中土亦多,

只自熒煌光一室,

齋心服了脫微痾。

貪著浮名浮利身,

不思光景走頻頻,

只貪眼下紅顔好,

不覺頭中白髮新。

藥鼎堅牢延壽命,

情思放恣損天真,

勸君求取金丹訣,

養箇嬰兒脫俗塵。

瞥然光景幾時休,

出入輪廻去復收,

只爲貪癡緣底事,

不思清靜學真修。

虎龍便是昇天駕,

鉛汞元爲出世舟,

多少神仙哀俗輩,

故留丹訣救凡流。

乘龍駕鶴不須驚,

此是金丹一粒靈,

五色雲龍騰海底,

九回風虎到天庭。

瓊花合處看壬癸,

紫府交時藉丙丁,

此理要明非下士,

除非名是少微星。

勞生擾擾疾如風,

急殺三彭及五蟲,

不使狐狸侵藥竈,

須教龍虎守真空。

鼎中寳物時添火,

腹内嬰兒貌轉豐,

善女善男尋此語,

莫貪花酒墮迷中。

大都奇怪惑人深,

一見邪淫便動心,

只是欹傾身内寶,

何能堅固水中金。

天堂有路無人到,

地獄無門衆却尋,

寄語世間男女道,

收蹤火宅隱山林。

阿爾多淫上帝嗔,

罰爲狐獸尾隨身,

只言五百年方變,

豈謂三千日化神。

雷火不知何處用,

犬牙同此作教親,

冤魔眷屬狐狸肖,

變化妖容惑幾人。

劉晨阮肇事多非,

今日憑君子細推,

謾使仙宫由色慾,

却將紫府貯姦欺。

洞中清净難容雜,

穴裏幽冥易變奇,

大是世人迷不悟,

幾人喪命爲狐狸。

子真壇下紫微邊,

深夜風光俗好傳,

不道求鉛堪益壽,

却言藥物可延年。

仙丹未必離身内,

人意何須立户前,

或是山精迷弄汝,

故將雜色等閑看。

真鉛真汞最堪憑,

此理昭昭却少行,

白虎鼎中成玉液,

螣蛇宫裏養金精。

坎男離女分三位,

日月東西合一程,

若向此中尋得路。

嬰兒相貌自然成。

金丹换骨不相欺,

大抵凡流性易迷,

若使赤蛇騰海北,

自然玉兎走天西。

㦳蓮使者行真水,

種火龍王啓大蹊,好向此中尋搗鍊,

飛騰只在一刀圭。

幸得修真趣理深,

勤勤烹鍊水中金,

若知紫府蓮堪種,

始信崑崙路可尋。

日月合來光上下,

白青交後彩浮沉,

自從得此真消息,

榮辱人間惣不侵。

少年何事學詩書,

争似求真保玉壺,

更不勞神遊赤水,

只知存性養玄珠。

鼎中日月何人有,

爐内丹砂世所無,

人笑此中多寂寞,

此中寂寞與人殊。

既悟今生與後生,

何須苦苦强談禪,

華池水號昇天藥,

金鼎蓮爲出世筌。

下乎始知深妙妙,

功成方見理玄玄,

自從一得明師指,

始信雲車出俗鄽。

三清門户出無猜,

自是凡夫不肯來,

月魄日魂爲道路,

虎泉蛇火作梯媒。

三田勤固元精種,

一鼎堅牢後却開,

無質自然生有質,

真胎能解結靈胎。

絳橋行氣緫爲非,

自是凡夫著相迷,

北海鼎爐分造化,

南溟宫殿合天倪。

虚無只就還丹力,

恍惚身成妙道齊,

若向浮生能見得,

浮生只可比醯雞。

塵寰道友萬千人,

幾箇虚名幾箇真,

不悟汞鉛爲至寳,

却將爐竈學燒銀。

内中採藥方端的,

外裏求丹謾苦辛,

何況迷途有迷者,

不爲自誤誤他人。

九真山下有華池,

此水延年世不知,

金橘生成光色透,

彈丸小大彩霞飛。

送歸北海深藏密,

般上南溟事怪奇,

只候此中功力就,

黄雲片片擁嬰兒。

九真山上接樓臺,

日月浮生紫氣堆,

北海下生金芍藥,

南溟宫産玉玫瑰。

三清門户三田奥,

九轉工夫九轍回,

當此鍊成無價寳,

從教人笑我癡騃。

擾擾尋師苦苦忙,

但求神水是仙鄉,

熒煌一鼎鎔金汁,

燦爛三田湛玉漿。

夜半只知真火焥,

房中不覺彩霞光,

超凡一粒真堪重,

始信蓬萊去路長。

鼎中大藥世難知,

日月雙投姤不迷,

未必妙光方火棗,

始思玄理號交梨。

溶溶朱粉飛雲遠,

湛湛神輝滿室齊,

一紀烹煎纔得了,

便乘鸞輅上天梯。

隱跡人間數十年,

不令衆覺種丹田,

五行聚會生俄爾,

一顆圓明出自然。

湛湛神爐開白雪,

依依鉛鼎瀉紅蓮,

近來不覺浮名起,

多被人來叩妙玄。

金丹餌了骨毛輕,

便覺蓬萊去有程,

澄湛藥爐分玉粉,

淒凉氣海徹三清。

崑崙宫殿年年聳,

紫府樓臺日日成,

只此便乘雲鶴駕,

笑人笑我學長生。

學道多多少悟真,

真成便見自家身,

三田有路縱横去,

萬類無緣變换因。

土内養金金色重,

鼎中進火火功新,

若於財色全無動,

便是蓬萊洞裏人。

忍辱多多日苦辛,

閉門又被鬼偷精,

不知牢鎖丹田固,

争奈魂狂紫府傾。

陽氣旋衰難保壽,

陰邪浸長易消兵,

勸君火急尋師去,

莫爲冤魔破道情。

只見神爐當子夜,

豈知火力散陰邪,

忽於金鼎凝寒玉,

倐爾真身現彩霞。

沆薤露中分白雪,

華池水内養黄芽,

此中便見真消息,

莫浪驅馳覓鹿車。

人有金丹可返魂,

常流迷道不知吞,

朱禽若啓巖前地,

白鹿須投海底門。

欲得必先調氣馬,

由來宜急鎖心猿,

善男善女尋真訣,

莫把形容化土墳。

靜坐焚香念念中,

念中須見己形容,

生成本籍鉛中汞,

變化端由火裏龍。

二八莫辭頻採造,

一三還用苦交衝,

此中有路通天去,

可把塵蹤繼赤松。

莫嫌野客漏機微,

要接仁人至上蹊,

悟者便從言下悟,

迷途終是意中迷。

甲庚一判龍歸左,

卯酉雙投虎在西,

若見玄玄玄裏事,

不離真箇是夫妻。

我身我命與天齊,

只得金丹便出迷,

靈質長來居玉殿,

聖胎生就步雲梯。

蜉蝣世界何須戀,

螮蝀衣裳不必携,

烹鍊雖然勞日月,

出塵宜假一刀圭。


(道藏读书会)

责任编辑:方法用错 6类营养食物一秒钟变坏东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