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法用错 6类营养食物一秒钟变坏东西【图】性药学.「育儿」中国孩子的13种烦恼!

荐信丨只会说实话的“直男”老舍是怎样追到媳妇的

荐信丨你以为的完美爱情其实只是渣男的套路
这个澳大利亚小伙用自己的命救了5个中国人
见字特别版 | 献给普通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的生活不能没有你

今年是老舍诞辰120周年,上周是老舍逝世53周年。

老舍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老舍”是其笔名。北京满族正红旗人。中国现代小说家、作家,语言大师、人民艺术家,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代表作有小说《骆驼祥子》《四世同堂》、剧本《茶馆》等。

胡絜青(1905-2001),满族正红旗人,老舍的夫人。193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国文系。自幼酷爱文艺,嗜绘画书法,尤擅画松、菊、梅。历届全国画展、书展均有作品展出,并多次获奖。

胡絜青

老舍与胡絜青,是经人介绍认识的。

1930年,留学回国的老舍已经31岁,为了这个大龄青年的婚事,他母亲经常急得睡不着觉。

另一边,正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的胡絜青也已是26岁的“老姑娘”,她母亲比老舍的母亲还着急。

著名语言学家罗常培先生是胡絜青兄弟的朋友,有一回,他到胡家去玩,胡母像对几乎所有来客一样地对罗唠叨起女儿的婚事,并托他帮忙物色。

罗跟老舍先生是打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此时老舍正好从伦敦回国,而且已经是著有《老张的哲学》和《赵子曰》等作品的著名作家了。

年轻时的老舍

胡妈妈一听说老舍是“海归”,还是齐鲁大学的教授,在文坛上也已经露了尖尖角,就跟罗商量了一个周密的计划。

当时北师大有个学生文艺社团,叫“真社”。胡絜青书画兼修,有女才子之誉,是真社的骨干。

一天,社友听说著名作家老舍回到了北平,便决定由胡出面前去邀请他来校讲演。

两个青年都不知道那是罗常培一手操作的;不过,他们在白家初次见面的相互印象都相当不错。

胡絜青回到家后,母亲问她对老舍的感觉如何,她被问得如入五里雾中,只好支吾着回答“还行”。

老舍回到家中,母亲也问他对胡家姑娘的感觉如何;他也成了摸不着头脑的丈二和尚,应付着回答“不错”。

老舍和胡絜青结婚照

后来,在罗的进一步安排之下,老舍到处被朋友们拉去吃饭,而饭桌上总是有胡絜青。

两人都是知识分子,都很谨慎,没有很多的直接对话,只是在觥筹交错之际,偷偷地相互观察、揣度。两人都觉得对方对自己很有那么个意思。

老舍回到齐鲁大学后给胡写来了第一封书信,信中说:我们不能一辈子靠吃朋友的饭来见面,你我都有笔,咱们用“笔谈”,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吧。

从此,他俩的“笔谈”几乎是每人每天一封信,有时甚至一天两封信。

解放后的老舍和胡絜青

这些珍贵的信札,在抗战期间全部丢光了,但刻在胡絜青心中的信文记忆,却一如当初。

下面这封老舍写给自己的求爱信,就是胡絜青凭回忆追记成文的。

我们不能一辈子靠吃朋友的饭来见面,你我都有笔,咱们用“笔谈”,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吧。

你父亲是佐领,我父亲只是护军;你是大学毕业,我只念了中学;你是娇小姐,而我是个粗人,我同你不般配。

你要是嫁给我,起码你得能跟我过穷日子,天天吃窝头。你要想像个阔太太似的天天坐汽车,我给你做跟包,那都不可能……

结婚后要是表面上把你捧得像朵花,回到家里又虐待你,我也做不到……

我不会欺负你,更不会打你,可我也不会像有些外国男人那样,给你提着小伞,让你挺神气地在前头走,我在后头伺候你。

咱们要和和气气,一辈子不吵嘴。整天吵嘴,你鼓着,我瘪着,多没意思……

我做事早,知道不少人情世故。社会上妇女的不平等待遇我看着非常不舒服。中国的重男轻女,欺负弱小,我都看不惯。

我们都是正红旗人,生活习惯、风俗相同,我们有共同语言,各有各的专长,我们能够生活在一起。

老舍一家解放后在北京家中合影,左起:舒济、舒雨、老舍、舒立、舒乙、胡絜青

换今天很多女士看来,老舍的这些要求可能显得非常傲慢、强势、居高临下,但胡絜青不这么认为。

在她看来,这种坦率恰恰是老舍的可爱之处。1931年夏天,胡絜青一毕业,两人就举行了婚礼。

结婚之后,老舍和胡絜青相敬如宾,两人先后育有三女一子,终其一生,虽有波折,却少有拌嘴。

在老舍看来,爱情中最重要的不是刻意的迎合,而是坦诚相对,发现彼此的共同语言,接受容纳彼此的差异。

《见字如面》第2季,姚晨读李银河写给王小波的信

提到情书,我们必然绕不开王小波和李银河,两个人浪漫动人的情话堪称是现代情书的教科书。

《见字如面》第2季中,两个“爱你就像爱生命的人”愿意为了爱情投合彼此,但这并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强制,而是彼此平等的对话:

“你也希望变成我所希望的样子吗?你愿意吗?你是不爱改造的,我也不愿改造你,但是我希望你怎样,有时会告诉你的,你愿意听吗?”

责任编辑:方法用错 6类营养食物一秒钟变坏东西【图】